军事
首页 > 军事
军事执法监督向实战训练聚焦 有效维护部队和军人良好形象
2017-07-24 11:13:44 法制日报
分享到:

  □ 本报记者   陈丽平

  □ 本报特约记者 张建田

  多年来,军事执法监督工作围绕着国家和军队法律法规在部队的贯彻执行展开,重点大多体现在结合部队建设需要贯彻执行国家法律法规情况、做好日常行政管理方面。

  党的十八大以来,军事执法监督工作最大的亮点是全军和武警部队在聚焦强军目标练兵备战,锲而不舍推进实战化军事训练过程中,坚持以法治思维破解军事训练症结难题,以法治方式保障实战化训练效果,使军事执法监督工作真正成为新形势下促进我军做好军事斗争准备的有效保障。

  立规明矩强化刚性标准

  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央军委、原总部陆续颁发《关于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的意见》《联合战役训练暂行规定》《加强军事训练作风建设的十六条措施》等规范性文件,军事训练工作立规明矩强化刚性标准,确保军事训练步入法制化、规范化运行轨道。

  从2013年起,全军和武警部队紧紧围绕能打仗、打胜仗的目标,以军事斗争准备为牵引,以训练法规为依据,大力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按实战要求检验衡量训练成效。

  2013年10月中旬至12月上旬,原四总部组成联合考察组,依据《军事训练与考核大纲》《军事训练考核规定》和《军事训练等级评定规定》,采取总部统一筹划指导、检查监督,各军区、各军兵种、武警部队和原总后、总装司令部组织实施的方式,

  下转第二版

  上接第一版

  对当年申报军事训练一级的师旅级单位进行定级考查,突出考评首长机关指挥训练和部队整体训练质量,严格落实改进考风要求,强力推行竞争淘汰机制,从严控制表彰单位数量。

  据统计,2013年年度全军44个师旅级单位被评定为军事训练一级单位,比2012年减少21个。

  建立军事训练监察制度

  2014年,全军和武警部队继续坚持以军事斗争准备为龙头,坚持战斗力这个唯一的根本的标准,强化实战化训练理念,创新实战化训练模式,坚持依法治训从严治训,把法治教育训练纳入部队教育训练体系,开创了依法实战训练的新局面。

  这一年,全军建立军事训练监察制度,开展军事训练监察工作。原总部成立全军军事训练监察领导小组,设立办公室和部队训练监察组、院校教育监察组。各军区、各军兵种、武警部队参照总部模式设置相应组织机构,坚持打仗标准、坚持依法监察、坚持突出重点、坚持客观公正、坚持纪治并举,以军事训练法规为依据,以各级主官和领导机关为主要对象,以提高教育训练质量效益为目的,按照机关筹划指导、专家监察督察的方式,开展军事训练职责、法规、质量和作风监察,形成军训、军务、组织、干部、纪检、审计等职能部门工作协调机制,确保推动部队军事训练扎实落实。

  自2014年4月16日起,全军军事训练监察领导小组选派38名专家组成7个工作组,对南京、广州战区的陆军、海军、空军、第二炮兵和武警部队18个师旅级单位,西安、南京、武汉地区的12所军事院校分别进行监察督察,着力查找和解决教育训练中存在的突出问题,推进训练与实战一体化。

  2014年9月中旬至12月中旬,原总部采取统一筹划部署、各大单位组织实施、专家监察督导的方式,按照实战化考评要求,对申报军事训练一级的师旅级单位进行定级考查。

  截至当年年底,原总部和各大单位共对290个师旅部队、47所院校和近百场实兵演习进行了监察,依据军事训练条令条例深入查找解决了一批教育训练与实战不符的问题。

  不断加大法治监督力度

  2016年的军事训练法规制度更加完备、要求更严,监察机制运行更为顺畅、效果更为明显。

  在新一轮国防和军队改革中,军委、战区和军种机关均设立专职训练监察机构,建立健全了军事训练监察机制。军事训练监察向不实之风开刀,真查处、真通报、真问责的法治监督力度加大,打破了以往军事训练的诸多误区,砸碎了“以事故定乾坤”的枷锁,扭转了虚假浮夸的政绩观。

  从2016年4月开始,中央军委派出训练监察组,对全军军事训练工作实施监察,着力纠治军事训练与实战要求不符的突出问题。

  截至2016年11月,军委训练管理部分3个波次对全军12场大项演训任活动、31个军以上部队和19所院校实施监察,坚持用训练法规制度、战斗力标准查找与实战不符的思想和行为,共查出81类523个问题。被监察各大单位深刻反思严肃问责,举一反三认真整改。

  2016年11月,经习主席批准,中央军委印发《加强实战化军事训练暂行规定》,对落实实战化军事训练提出刚性措施,作出硬性规范,明确要求全军和武警部队要结合实际制定落实措施,细化有关标准要求,抓好贯彻执行,不断提高军事训练实战化水平。

  2016年12月,军委训练管理部印发《军事训练监察清单(试行)》,针对军事训练中指标软、内容旧、能力弱、形式虚、训练假、治训松等与实战要求不符的问题,以表格形式将监察类别、项目、标准和依据逐条列出,其中16类61项工作203条监察清单,既是军事训练监察规范化的监督依据,也是部队和院校军事教育训练的考核评价指标,有助于从刚性标准上打通实战化训练不落实的固疾。

  为了进一步强化法规制度的严肃性和规范性,2016年12月28日,军委办公厅专门印发《关于28起违反军事训练制度规定问题的通报》。经中央军委批准,军委训练管理部、军委纪律检查委员会还联合下发《关于对违反军事训练制度规定问题处理结果的通报》,共涉及57个单位、99名干部,39个单位、58人向上级作检查,14个单位、7人被通报批评,23个单位、8人被取消评先评优资格,16个受到党纪军纪处分。

  2016年12月30日,中央军委训练管理部公布全军军事训练违规违纪问题举报方式。确定自2017年1月1日起,通过设立举报信箱,依托全军训练管理网开设举报网站,受理官兵举报军事训练违法违规问题。

  许多专家一致认为,5年来,全军组织的实兵对抗演习实战水平之高、训练强度之大,与训练法规落实之到位、执法监督检查工作之严厉是分不开的。

  狠抓军车管理专项整治

  党的十八大以来,军事执法工作在树立人民军队和军人模范遵纪守法良好形象中,也取得突出成效。

  针对多年来社会上反映强烈的军车管理存在的问题,2013年军委、原总部依法加大军车管理力度,狠抓军车管理专项整治。

  全军和武警部队结合当年5月1日起统一使用新式军车号牌,重点通过落实“防造假、防滥发、防乱挂、防丢失、防盗用”等“五防”要求,切实落实条令条例规定,建立严格规范的管理秩序,有效维护军队良好形象。

  各单位还结合新修订的《中国人民解放军警备条令》的发布施行,重点抓好对外出军人、军车实施监督管理,高度重视军人形象、军车运行和管理问题,多次协调军地有关部门,通过明查暗访、军便结合、军警协作等多种方式开展专项整顿,加强军人、军车外出管理,对豪华车悬挂军牌、军车出入高档宾馆(酒店)、旅游景点和违规安装使用警灯警报器问题,实施常态化市面监督管控,定期进行集中查纠,依据条令继续巩固专项整治成果,确保军车检查纠察常态化、规范化,坚决维护军车良好形象。

  据统计,截至2013年10月底,全军和武警部队军车交通违法总数同比下降54.1%。

  开展专项清理整治活动

  从2015年开始,全军和武警部队依据国家和军队的法律、法规,结合各个领域和部门存在的问题,开展“8个专项清理整治”活动。其中干部工作大检查查处了违规提升任用干部、档案涂改造假等当事人和责任人;财务工作大清查覆盖到独立核算单位、追回违规开支;坚决清退不合理住房、占用人员和违规用车取得显著进展,训风演风考风、行业风气和基层风气得到有力整治;全面查纠计划外工程、违规租赁房地产、装备费滥支乱用、军代表机构违规有偿服务等方面问题,部队满意度明显上升;社团清理工作成效明显,解散具有社团性质的组织、清退违规参加社团的人员和单位。

  2015年,军委纪委对4000余名拟提升使用、调整交流的干部逐一审核,对部分人员有针对性地提出暂缓使用或不宜纳编等意见。全军追查违规开支6.56亿元,清退多占住房9632套、压减公务用车24934辆,超占兵员5000余人(上半年)。军以上机关行政消耗性开支同比下降50%以上,全军各大单位压减大项会议和活动110多个,行政消耗性开支、公务接待费等明显下降。

  全面停止对外有偿服务

  2016年,为了有效保障和推进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对外有偿服务,中央军委在经过认真调研摸底的基础上,专门印发了《关于军队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的通知》(以下简称《通知》),标志着我军和武警部队全面停止有偿服务活动部署正式展开。《通知》确定中央军委计划用3年左右时间,分步骤、分阶段停止军队和武警部队一切有偿服务的时间表,同时要求自该《通知》下发之日起,所有单位一律不得新上项目、新签合同开展对外有偿服务活动,凡已到期的对外有偿服务合同不得再续签,能够协商解除军地合同协议的项目立即停止。

  五年来,军队执法监督执纪问责的力度越来越大,军队党风廉政建设和反腐败斗争的“螺丝”越拧越紧,军营上下清风拂面、正气充盈。

  据统计,自2015年1月15日起至12月8日止,军队权威部门分14批对外公布47名军级以上职务的“军老虎”,一改过去新闻媒介不得报道军队内部案件和事故的“清规戒律”做法,受到了国内外和社会上的高度评价。2015年12月31日,原第26集团军军长与老部下喝酒导致一人死亡,有关人员受到了严肃查处一事被国防部新闻办公开披露后,在军内外引起强烈反响。军队依法依规对有关人员作出处理,体现了依法从严治军、从严治官的鲜明态度,体现了驰而不息抓作风正风气的坚定决心,深受广大官兵拥护。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头条
头条
娱乐
社会
体育
财经
军事
时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