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
首页 > 汽车
关注个人车位共享:业主物业有担忧 APP不太友好
2017-08-29 15:24:08 北京晚报
分享到:

满庭芳园小区中,已经有不少业主装上了椭圆形的共享车位。

  个人车位共享 值得一试?

  已经提交市人大常委会一审的《北京市机动车停车管理条例(草案)》提出,除了单位之外,个人也可以开展停车泊位有偿错时共享,停车设施管理单位应当予以支持和配合,并提供便利。

  据了解,在《条例(草案)》提出之前,北京的某些小区已经与互联网公司合作,试行了个人车位共享业务。但除了已经开展业务的小区,其他受访居民对于这项服务的接受程度并不算高。“共享车位”想要进一步发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双赢

  业主赚点停车费

  上班族省点停车钱

  每天早上,徐爽都要开车到北三环西路的青云大厦上班。他所在的公司入驻大厦比较晚,大厦内部停车场已经没有多余的车位。徐爽想停车只能去附近收费昂贵的商用停车场,一天下来光是停车费就要花80元。

  这种情况直到一年前才出现了转机。就在青云大厦旁边的满庭芳园小区,不少业主换上了一种智能车位锁。白天外出上班时车位闲置,业主可以将车位锁的信息发布到App上,想停车的人能够根据信息找到该业主的车位,并通过App降下车位锁进行停车。

  小区里共有六七十个业主换上了这种新地锁,即使算上限号、业主不外租等情况,每天空出来的“共享车位”数量依然很可观,徐爽一直头疼的停车问题也因此得到了解决。“在小区停车,一小时只要3块钱,一天下来的停车费比原来能便宜一半多。”除了节约停车钱,因为小区就在大厦楼下,徐爽每天从停车位走到公司的时间也节省了不少。

  上班族能省点停车费,小区业主也能通过外租车位挣点外快。宋先生就是安装了智能地锁的其中一名业主,每天白天开车出门时,他就会把车位信息发布出去。自己的车位离小区门口比较近,来他这里停车的人还真不少。“收上来的停车费,App和物业会分走一半,一个月到我手里差不多能有一百块。”满庭芳园小区的车位费是一个月150元,宋先生通过共享车位挣的钱就可以贴补三分之二。

  能挣钱当然是好事,但更让宋先生高兴的是共享车位上线后小区停车状况的改善。满庭芳园是开放小区,进小区停车的外来车辆一直都很多,以前没有共享车位时,车主都会找那些地锁损坏或没有架起地锁的车位停车,但因为这种车位数量很少,大部分外来车辆都干脆停在路旁,这也造成了小区道路的拥堵。在小区引入共享车位后,找车位变得容易了许多,再加上小区保安的引导,外来车主现在都会把车停在共享车位里,小区也就变得更有秩序了。

  难点

  “理想场景”难遇 业主物业均有担忧

  满庭芳园共享车位的上线之所以成功,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它的“场景比较理想”――第一,小区旁边就是写字楼,写字楼内部停车位不够,不少上班族仍然有停车需求;第二,小区允许外来车辆进入,而且有大量的业主愿意更换智能地锁,小区对外提供的车位数量比较充足;第三,小区一直受乱停车问题所扰,而共享车位能解决这一问题,因此小区物业对共享车位上线比较支持。

  相对来说,北京能满足以上理想场景的小区数量并不算多。首先,不对外开放的小区就被排除在了共享车位的范围之外,“出于安全考虑”、“担心管理麻烦”是这些小区的物业不愿意开放停车场的主要原因。此外,北京的很多小区附近并没有写字楼或大型办公场所,小区内自设的临停车位已经能够满足停车需求,不需要再由业主开辟共享车位。

  即使在有停车需求的小区,很多本小区业主也不太愿意把车位共享出去。受访的业主中,很多人都担心在车位共享之后,停车人不会按时把车开走。“发生这种情况,我还得打电话叫人挪车,万一联系不上怎么办?原地等还是另找车位?”正因这种顾虑,业主们认为与其自找麻烦,不如干脆把车位空着。

  除了停车人不守规矩带来的风险,业主也不太愿意为了挣那点停车费而去改造自己的车位锁。据了解,满庭芳园小区采用的智能车位锁单个售价为800元,这笔开销在一些业主看来是偏高的:“装上了也不能保证有人停车,到时候连本钱都回不来。”

  尽管大部分受访者都不太愿意共享自己的车位,但也有少数愿意尝试的业主。只不过,如果一个小区只有个别业主尝试改造共享车位,效果恐怕不会太好。黄先生是东四十条附近海运仓社区的住户,一年前也对自己的车位进行了“共享改造”,装上了智能车位锁。但一年来,他连一单停车生意都没有接到。“具体原因我也不清楚,可能是附近本来就没多少人停车吧。”停车需求少是一方面,停车费太贵也可能是黄先生没有客户的原因。在共享车位App上显示,黄先生给自己的车位标价5元一小时,而海运仓社区对外来车辆收取的停车费才两小时一块钱,外来车主自然就会选择其他临停车位了。黄先生表示,好在这个智能锁是做活动时免费送的,即使不外租也可以当自己的地锁用,并不算亏。

  问题

  共享停车App

  对临停车主不太友好

  在满庭芳园小区运营共享停车业务的是丁丁停车公司,升降地锁、付费等操作也需要通过丁丁停车的App完成。满庭芳园的停车用户相对固定,都是附近大厦的上班族,用户的使用反馈比较好。但记者也发现,如果App的使用者想去一个陌生小区临时停车,可能会遇到一些困难。

  首先,由于所提供的共享车位数量有限,除了满庭芳园、巷上嘉园等少数几个普遍推行共享车位的小区,即使在白天时段,临停车主也很难在其他小区找到空闲的共享车位。

  此外,在理想状态下,临停车主进入小区后可以点击App获取小区地图,并按照地图指示找到对应号码的车位。但在实际使用中,由于地图资料缺失、地图不是动态导航等问题,想在小区内找到目标车位并不是容易的事。

  记者在芍药居北里小区进行了一次体验,App上显示“地面126”车位可供外租,但由于App没有该小区的地图,记者在小区内转了十多分钟才找到了一个编号为126的车位,而该车位却并不是共享车位。咨询物业后得知,原来该小区的停车位有上千个,每个区域的停车场都拥有自己的编号,光是126号车位就有好几个。由于该小区道路横竖交叉复杂,记者找了一个小时也没有找到这个共享车位究竟在哪儿。

  另外,记者在满庭芳园小区调查时发现,尽管小区内乱停车的现象有所缓解,但依然有个别图省事的车主把车停在车位之外,虽然没有影响道路交通,但却阻碍了其他人把车停到车位中。App显示,小区南门附近的“地面177”车位是空闲状态,但记者到了车位附近发现,这个车位被好几辆车团团包围,想停也停不进去。“包围圈”的几辆车上也没有留下联系方式,因此无法与车主取得联系让其挪车。

  在小区停车还要面临的一大问题是进出小区的步行时间。海淀区太阳园小区是一个开放小区,地下停车场全部对外来车辆开放,收费还很便宜。但由于小区和停车场面积过大,找车位、停车后从小区出来都相当费时间。不少附近的上班族宁可把车停在小区外的路边,也很少会把车停到更为安全的小区地下车库。

  观点

  这种真“共享”应推广

  现在各方大力号召的错时停车理应由两方面组成,但大部分人关注的都是“夜间时段单位停车位向个人开放”这一方面,反过来“白天时段个人停车位向单位开放”却鲜有问津。这其中有业主的观念保守原因,也有共享停车服务平台尚未成熟等因素。

  虽然还存在一些问题,但已经尝过共享车位甜头的徐爽仍然看好这种停车模式的发展。“市面上共享单车挺火热,但其实这只是打着共享旗号的‘伪共享经济’,因为车都是各家公司造的,用户只不过是分时租赁。共享车位就不一样了,它让小区居民把自己闲置的资源拿出来分享给别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共享。如果这种模式发展得好,对缓解北京的停车难会很有帮助。”

  本报记者 莫凡 文并摄

分享到:
猜你喜欢
热门推荐
头条
头条
娱乐
社会
体育
财经
军事
时尚